设为首页 | 放入收藏
裁判文书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裁判文书
高朝红、刘景江与谷艳玲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民事判决
发布日期:2016-07-25
  

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内22民终231

 

上诉人(一审被告)高朝红(高红),女,197526日出生,汉族,无业,现住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突泉县。

委托代理人王立齐,男,197898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突泉县。

委托代理人王广忠,男,1957321日出生,蒙古族,教师,现住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突泉县。

上诉人(一审被告)刘景江,男,195366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突泉县。

委托代理人刘香云,女,199661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突泉县。

委托代理人王立年,男,19651025日出生,无业,现住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突泉县突泉镇。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谷艳玲,女, 1971105日出生,汉族,医生,现住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突泉县。

委托代理人刘德志,突泉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上诉人高朝红、刘景江因与被上诉人谷艳玲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人民法院(2015)突民再字第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38日受理本案,并于同年418日、425日依法组成合议庭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418日,上诉人高朝红及其委托代理人王立齐、王广忠,上诉人刘景江及其委托代理人刘香云、王立年,被上诉人谷艳玲及其委托代理人刘德志到庭参加诉讼;425日,上诉人高朝红及其委托代理人王立齐,上诉人刘景江及其委托代理人王立年,被上诉人谷艳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20111112日中午,高红(高朝红)在自家院中往外轰赶刘景江家的猪,猪窜到路上,将骑摩托车路过高红(高朝红)家院门口的谷艳玲撞倒。事后,谷艳玲到突泉县人民医院检查治疗,诊断为:右膝前交叉韧带断裂、半月板损伤。谷艳玲共计到突泉县人民医院检查治疗6次,支出医疗费1206.23元,交通费160元。20111115日,谷艳玲到兴安盟人民医院检查,诊断意见为:1前交叉韧带损伤,断裂可能性大;2内外侧副韧带上部损伤;3外侧半月板后角撕裂;外侧半月板前角III°损伤;内侧半月板后角II°损伤;4胫骨内外侧 、腓骨头骨挫伤;5关节积液;窝囊肿;6关节周围软组织肿胀。支出医疗费767元,交通费300元。20111220日,谷艳玲由两人陪护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进行检查,支出医疗费748元,交通费879元。2012716日,突泉县人民医院出具诊断书,病情摘要:门诊治疗八个月,活动仍受限。诊断:右膝前交叉韧带断裂、半月板撕裂。处理意见:门诊理疗。因谷艳玲系乡村医生,谷艳玲为自己开具药物支出医疗费1275.34元。谷艳玲又在突泉县明仁药店购药支出250元。谷艳玲以健康权受侵害为由,于2012423日诉讼至法院,要求高红(高朝红)、刘景江连带赔偿医疗费4243元、误工费38693元、交通费3756元、住宿费1331元、今后治疗费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合计人民币84000元。因高红(高朝红)下落不明,法院于201249日在《检察日报》刊登公告,依法向高红(高朝红)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开庭传票。公告期届满后,高红(高朝红)未到庭参加诉讼。该院再审过程中,高朝红称,谷艳玲起诉的是高红,而我叫高朝红,诉讼主体错误;谷艳玲所主张的事实不存在,请求法院启动再审程序,依法撤销(2012)突民初字第469号民事判决。谷艳玲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依法维持(2012)突民初字第469号民事判决。刘景江辩称,我家的猪一直在圈里没有散放,谷艳玲说是我家的猪将其撞伤不能提供证据证明,故不同意赔偿。再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一致。另查明,原审时谷艳玲起诉的是高红,但高红的真实姓名为高朝红。还查明,谷艳玲被撞伤后,在突泉县医院门诊治疗,支付医疗费1213.23元;在兴安盟医院门诊治疗,支付医疗费760元;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门诊治疗,支付医疗费748元,谷艳玲在自家诊所用药1275.34元。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因第三人的过错致使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向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请求赔偿,也可以向第三人请求赔偿。对损害发生没有因果关系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对于因第三人的过错造成他人的损害也要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高朝红在轰赶猪时,未注意观察周围情况,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致使猪受惊吓跑动时撞倒谷艳玲,高朝红行为存在过错,应对谷艳玲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谷艳玲提供的证人证言能相互印证撞伤谷艳玲的猪系刘景江家饲养的猪,刘景江应对谷艳玲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谷艳玲的治疗费用,在突泉县医院、兴安盟医院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医疗费应按实际发生数额计算。谷艳玲自己出具的处方,并在自家诊所用药所支付的1275.34元缺乏客观真实性,该院不予支持。误工时间以诊断书意见计算八个月为宜,标准参照内蒙古自治区2012年道路交通事故赔偿标准计算。交通费金额以实际支出并结合就诊次数计算。谷艳玲对其主张的住宿费、今后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请求未提供证据证明,故对该三项请求不予支持。高红的真实姓名为高朝红,谷艳玲起诉高红错误,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三条、第十五条一款(六)项、第十六条、第七十八条、第八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一款之规定,判决:一、撤销突泉县人民法院(2012)突民初字第469号民事判决书中的第一项,维持第二项即:驳回原审原告谷艳玲的其他诉讼请求。二、原审被告高朝红赔偿原审原告谷艳玲医疗费2971.23元、误工费25795.36元(3224.42/月×8个月)、交通费1339元,合计人民币30105.59元(此项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三、原审被告刘景江对第二项赔偿款承担连带责任。案件受理费1900元,由原审原告谷艳玲负担1375元,由原审被告高朝红负担525元。

宣判后,高朝红、刘景江均不服一审法院再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高朝红、刘景江上诉称,1、一审法院审理程序违法,在法定期限内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法院不接收而主观臆断作出判决,违反法定程序;2、一审法院对案件事实认定错误。被上诉人谷艳玲提供的是编造的传来的、间接证据,且是自己直近亲属的证言,不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不具有证明力。一审法院凭借该证据认定事实,导致事实认定错误。真实情况是上诉人刘景江家的猪在家圈着没有散养,有据为证,上诉人刘景江没有任何责任。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突泉县人民法院(2015)突民再字第2号判决,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

被上诉人谷艳玲答辩称,一审法院再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再审判决。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基本一致,本院予以确认。另查明,谷艳玲受伤后,在突泉县医院支出医疗费1206.23元、在兴安盟人民医院支出医疗费767元、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支出医疗费748元、谷艳玲自己开具药物支出医疗费1275.34元;谷艳玲在突泉县明仁药店购药支出250元。经审查,除谷艳玲自己开具的药费不予支持外,医疗费合理部分总计2971.23元。二审庭审中,二上诉人提供刘景芝书面证言、丁树国出庭证言各一份,证明20111112日中午事发时,刘景江家的猪在圈里圈着;二上诉人还提供谷云江、丁淑珍、王海丰书面证言各一份,证明高朝红的奶婆婆丁淑珍事发当日没在家,丁淑珍未去过谷艳玲家,高朝红家没养猪。经质证,被上诉人谷艳玲认为,上述证据不属于二审新证据,不认可其证明效力;刘景芝是刘景江的姐姐,未出庭作证不应采信;丁树国与高朝红存在亲属关系,其证言逻辑混乱,存在虚假。谷云江、丁淑珍、王海丰三证人应当出庭接受质询,真实性不予认可。庭审中,高朝红称其提供的书面证明内容为高朝红书写,证人本人签字和摁印。被上诉人谷艳玲提供医疗机构职业许可证、突泉县太和乡卫生院聘书、乡村医生执业证书、毕业证复印件各一份,证明谷艳玲是乡村医生,因受伤误工。经质证,高朝红认为,对证书的真实性有异议,没有国家正规的工资表证明其存在误工损失。刘景江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证明被上诉人在事发当时是职业医生。

本院认为,结合刘景江、高朝红的上诉请求及本案事实,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二上诉人应否承担被上诉人谷艳玲损害的赔偿责任;一审法院是否存在程序违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该法第七十八条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本案被上诉人谷艳玲骑车途中,路遇上诉人高朝红向外赶上诉人刘景江家的猪,猪受惊撞伤谷艳玲。刘景江作为饲养动物的所有者未尽到适当管理义务,致使饲养动物伤人,其未能举证证明谷艳玲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应当就谷艳玲的损失承担相应赔偿责任。高朝红在轰赶动物时,未注意观察周围情况,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致使动物受惊吓跑动撞伤谷艳玲,高朝红行为存在过错,亦应对谷艳玲的损失承担相应赔偿责任。谷艳玲在原审中提供的相关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证实事发过程。刘景江、高朝红虽对该事实不予认可,但在一审法院两次审理中均未提供相应反驳证据。高朝红、刘景江上诉主张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但其二审提供的相关证据不足以推翻一审法院认定的基本事实。庭审中,谷艳玲就其损失依据提供相应证据证实,刘景江、高朝红虽不予认可,但在两级法院审理中均未提供任何反驳证据。谷艳玲的损失依据应予采信。刘景江、高朝红上诉主张一审法院存在程序违法,亦未能提供充分有效证据证实。综上,刘景江、高朝红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审理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人民法院(2015)突民再字第2号民事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1900元,由上诉人刘景江、高朝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代理审判员    

代理审判员   孟海晶

                            

 

二〇一六年五月十六日

 

                                        

 

 

 

 

上一篇:郭文与王普才、科尔沁右翼前旗建设局、李宝音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民事裁定书.docx
下一篇: 乔万志与刘志、冯肇升劳务合同二审判决书
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电话:0482-8235030 地址:乌兰浩特市乌兰东街 邮编:137400